新闻中心
营销网络
媒体报道
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专访韩伟董事长——“做一分便是一分,做一寸便是一寸”
文章来源:中国企业家(北京)   发布时间:2012-11-16 10:09:18
1993年,十四大召开后的第二年,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中首次出现了23位民营企业家,这是企业家阶层在中国获得政治认同的关键一步。韩伟集团董事长韩伟就是23位中的一位。二十年风流云散,他们身上又寄托着怎样的预言?
日前,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对23位民营企业家进行了寻访,在2012年第21期进行了专题报道。
以下是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对韩伟董事长的报道:
韩伟:“做一分便是一分,做一寸便是一寸”
【中国企业家】(本刊记者 周夫荣)记者面前的韩伟平和质朴,不穿名牌,出行基本不带司机,不带秘书,看起来和普通的大连百姓没有任何区别,但一张口却是不同的格局:“这五座山头是我的,这片海域也是我的。”韩伟指着自己的“地盘儿”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他拥有中国最大的蛋鸡生产企业,第一个鸡蛋驰名商标“咯咯哒”和全国最大的鸡蛋行业营销网络。
人称“鸡司令”的韩伟认为自己30年来坚守农业阵地,终有所成,是三农问题的见证者、亲历者和推动者。
“华西村是农村工业化进程、城市化进程的典范,万向集团是乡镇企业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典范,但他们都不能代表三农,最能代表中国农业、农村、农民的,只有韩伟集团,中国没有第二家。”
1982年的一天,旅顺口三涧镇的畜牧助理韩伟照常来到办公室。虽说是个小职员,但“小鱼穿在大串上”,大小也算个机关人,37.5元的月收入在当时也不算低。无意中看到的一组数字让这个畜牧助理动了心思:美国和欧洲每只鸡一年的产蛋量是18到20公斤,而当时中国蛋鸡每年产蛋量只有6到8公斤。在当时的中国,鸡蛋是个紧俏货,韩伟的工作便是完成上面下达的鸡蛋收购指标。于是他揣度着,能不能自己办个养鸡场?
彼时,搞个体私营经济是“非主流”,但韩伟却嗅出了不同的时代气息:“中国肯定要变,尤其是真理检验标准大讨论更让我坚定了想法。”
于是他借来3000元钱买了50只种鸡,让新婚不久的妻子许淑芬办起了家庭养鸡场。
两年后,国家出台了若干支农惠农政策,在农村取消农产品统派统购,当地政府也大力扶持菜篮子工程,政策环境越发明朗,韩伟有些坐不住了。他对自己有个预估,即便在机关里再拼上十年、二十年,最多也就是个公社党委书记、科级干部。
28岁那年韩伟决定辞掉铁饭碗,把副业变为主业。
当时全国各地也相继兴建起规模化养鸡场,其中大部分是国有或集体所有制,不少农民也开始小规模饲养蛋鸡,全国形成很多养鸡区域。
如何拉开差距?韩伟开始计划做规模,资金是一个首当其冲的大难题。“第一年贷了3000元,第二年贷款八九千,在当时是不小的数字,但其实买几车饲料,买些鸡就已所剩无几。”韩伟一筹莫展。
看着面前“大连市共青团和大连市委组织青年座谈会”的新闻,有几年机关工作经验的韩伟,心里生出一个计划。
几天后的这次座谈会邀请农业种植养殖方面的私营企业者参加,重要的是参会者中还有大连市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。
会上,早有准备的韩伟做了一个发言,提出下一步目标是斥资15万元发展万只鸡场。顿时引起轰动,第二天他的发言和市委书记的讲话一起在《大连日报》头版头条刊登。“头版头条就意味着党的声音。”一时间,整个大连市所有的机关、团体、学校都知道了韩伟的雄心壮志。
这叫好声正是韩伟期待的。此后他家门庭若市,最直接的效果是银行主动找上门,要给他提供贷款,韩伟便顺水推舟贷了15万。
到1993年,全大连市一半以上的鸡蛋皆由韩伟集团供应,在凭票买鸡蛋的年代,韩伟的企业起到了稳定市场、稳定物价、稳定菜篮子的作用。因此当工商联遴选全国政协委员时,他没有争议地当选。
“30年来,我主要就做了一件事情:养鸡。”与号称坚守农业、但实际上已经发展起盈利丰厚的第二主业的企业相比,韩伟始终保持着“土气”。他认为,“做这个行业休想实现暴利,但它永远都是朝阳产业。”
依靠采用规模化、现代化的饲养方式,韩伟成为一代“鸡王”
“农业是政治,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基础,无农不稳。GDP中,副食品、农产品的权重是最大的。所以,当农产品的价格波动的时候,它直接牵动着管理层。保证中国农村稳定发展,保证农产品价格平稳,是中国最大的政治。”韩伟对自己从事的行业看得很透。
1985年,他随中国青年代表团访问了日本。一个月的时间他几乎看遍了日本的所有农场。他第一次意识到,养鸡是一个可以现代化运作的产业。
回国后,韩伟便着手建立现代化、标准化、自动化养鸡场。标准化的设备给鸡提供了更好的产蛋环境,韩伟养的鸡比别人的鸡吃得少,产蛋却更多。
这个过程中,韩伟有了把养鸡场做成百年老店的想法。
“儿子以后找的对象,如果不喜欢养鸡就不用谈了。”韩伟的夫人许淑芬开玩笑。韩伟的一对儿女都从英国留学回来,各有自己的爱好和事业追求,但韩伟似乎一直没有放弃“策反”,试图通过不厌其烦的熏陶,让孩子们跟他一起把养鸡事业做下去。
国外的农场动辄就有两三百年的历史,为什么国外的农场主能耐得住性子,几代人经营一个农场?韩伟发现,国外的农场即便在濒临破产时,也有一个灵活的机制作为缓冲。当遇到阶段性经营困难时,银行会把农场收走,产权暂时归银行,但仍然由业主继续经营,而经营情况好转时,农场主便可把农场赎回,韩伟很希望国内也有这样的政策环境和经济环境。
“我们改革开放出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?就是没有先立规矩。小平同志讲‘摸着石头过河’,现在又有一个非常时髦的词叫做进入‘深水区’了,摸不到底了,这时候就要有更明确的规矩。”
年轻的委员韩伟在全国政协发言
就在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同一年,韩伟把自己的事业从土地上延伸到了海里,成立了大连海宝渔业有限公司,为和人们印象中的低端养殖区别开来,韩伟在有意识地往“高科技领域”延伸,并主动承担一些国家863项目。
“真正成熟的市场经济,不会因为一个企业赚钱了,大家就都一窝蜂地扎进去。马云赚钱了,我们就都去做阿里巴巴,搜狐赚钱了,我们又都掉头去做搜狐,以致企业都是同质化竞争。这是市场经济不成熟的表现。”韩伟说。
韩伟常以清末实业家张謇的话自励:“‘做一分便是一分,做一寸便是一寸。’我希望离开这个世界之前,能把一个良性的农场运作形式和品控追踪体系交给接班者,这比留下一千亿资产还是两千亿资产有意义得多。”
资料链接:
韩伟
个人信息:
1956年生
辽宁大连人
大连韩伟企业集团董事长
创业时间:
1982
企业规模:
大连韩伟企业集团是集蛋鸡饲养、蛋品深加工、海珍品养殖及海洋系列保健产品开发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;是亚洲最大的蛋制品生产企业。
政治地位:
曾任第八、九、十届政协委员

新闻链接:http://money.163.com/12/1107/10/8FMV0J9V00253G87_4.html